伯父。告別

週一下午回去 現在剛回來

感覺這兩三天

非常的累 流了很多汗

站了很久 感觸很多

伯父的葬禮儀式 是採用最古老的那種

跟我印象中 10幾年前阿公還是阿嬤的喪禮差不多

有道士來家裡 鎖鈉之類的樂隊 還有十八層地獄的壁紙

我想你或許可以想像 只是沒有當年專業的孝女哭墓而已

我一來很驚訝 這個行業十多年來竟然還是沒有改變

或者說是 人們對於死亡後未知世界的敬畏還是如昔

那個道士說 他有二個兒子 手指著的那個年輕人是哥哥

現在在繼承家業 正穿起道服來

而弟弟是交大資工的 現在到成大念研究所了

嗯…

長串的儀式之後 我們人手拉著長長的繩子

走到巷口外的空地去燒紙錢與"豪宅"

豪宅的技術比 10多年前好多了

我們圍著大火 拉著繩子靜靜的看著濃煙往天上冒

抬頭 看到高捷的車廂就這麼呼嘯而過

你能體會這樣的感受嗎

高捷與我們身上的麻布格格不入

卻互不干擾的存在同樣的時空中

一行人坐上遊覽車 到達火化現場

在現代化的建築下 我們三跪九叩

道士念念有詞 看著棺木被機器推入爐中

在傳統與現代的交織 我腦海思緒交錯成團

我不想表達什麼 事實上我也不能說什麼

有些習俗與禁忌 我無法理解 卻也只能照做

有些儀式是否應該免了

是否簡化一些流程 讓長輩們不會這麼勞累

我們不該問 就是乖乖的照著做

告別式上 我沒有特別的感動 或是鼻酸什麼的

因為請來的葬儀社把所有的行程都安排好了

什麼時候該做什麼 準備什麼 說什麼

他們都規劃好了…

這感覺就很像 我們出國去玩 一切跟著導遊走

或是參加畢業典禮一般 就照著既定的行程走

一切就是這麼的理所當然

當伯母在司儀排定的程序中 “叫丈夫一下"

放聲大哭 在麥克風中 哽咽的哭喊下

鼻酸襲滿了在場的每一個人

最令人不捨的 其實是伯母

如果我上週的文章所言

我對伯父酗酒等行為無法認同

但伯母一直以來對家裡的付出

確實有目共睹

我念國小以前 在伯母家住過二年

就是她幫我把拉在褲子上的便便清掉的

當時 她同時要照顧七個小孩

包含父親幾個兄弟的小孩都託給她帶

而伯父經商失敗 成天在家酗酒時

是她在加工區上班 維持家計

這樣一做就是二十幾年

親威說 伯父的命是最好的

雖然他做人不成功 從小就學壞

但娶了這麼一個好太太

無怨無悔的對家庭付出

若不是因為伯母 其實伯父活不到這麼多歲

家裡紛紛擾擾的事情一堆

唯有伯母哭花臉的一幕

讓我回神我回鄉的意義

此行 有感觸 有警惕 有期許

希望 二個堂哥接下來能讓伯母過好一點的日子

希望 整個家庭 我們這一代 能夠振作起來

希望 隨著伯父的逝去

能讓我們大家更多加地去思考自己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