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訓期末鑑測

此刻心情真是百感交集…

週三下午 要測學科

阿吉說只會考甲到戊卷

所以我自信滿滿的跟鄰兵說那張新發的不會考啦

而考前一小時 連長拿著兩張神秘的紙來大猜題

大家都慌了 跟甲到戊卷不太一樣 問答題更是意外

緊張的到處問答案在那裡

時候到了 拿著剛拿到的軍人證

他媽的 有夠醜的 而且軍種:陸軍 真是有夠礙眼的

在介壽台 四個連排開來 場面之浩大 就像聯考一樣

考官說 考卷一共有五種 甲到戊卷 每人隨機拿一份

幹 我一瞬間明白阿吉所說的話了 完全會錯意…XD

就聽天吧 考卷拿到 是乙卷

哈 不就是大猜題的其中一卷嗎?(連長手中神秘的甲乙卷)

於是 我大概會考個…嗯…98分吧 哈哈哈哈~~~~

聽說拿丁卷的超慘 題目都沒看過 我真是lucky!

那天晚上 鑑測成績悄悄的出爐了…

週四一早 跑三千

這種感覺真是非常有趣

由600人組成的貪食蛇延著平常跑步的地方跑六圈

每每經過起跑點 就看到免鑑測的同學高喊加油

雖然有點感動 但我多半是笑到岔氣 超靠北

聽說跑到第四圈 鑑測官想拉最後拖隊的下來

但營長說 就給他們跑完嘛 應該還能跑

第六圈跑完 大家全力往中間廣場衝

鑑測官這時喊 最後面幾個過來

就見大家團結一條心 通通往廣場跑

最後 全員合格收場XDDDDD

……

走回連上吃早餐的路上 被抓公差

推砲車到某個神秘的地方 然後就去全家吃早餐了XD

哈 超爽 在成功嶺吃的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全家早餐

之後測仰臥起坐 只能說自己人幫忙測 做幾下自己喊

我做了46下 同學還說 要不要加一點?

要不要加一點? 加一點點啊???

噗 不用啦了😄 25就及格了啊XDD

單槓 本人很神勇的拉了六下 但被扣一下

因為放下時手沒拉直 但…

這不是早已破了本人最高紀錄四下了嗎

來賓是不是要掌聲鼓勵了呢 哈哈

因為是器材班 所以鑑測都是最塞的

砲車是推來推去 有時還要佈場地

下午上場的是刺槍術 持槍持到介壽台

手已經沒力了

就在一陣混亂下 刺完了

刺得再差 還是比二三連的好啊 哈

然後是槍械分解 也是一陣混亂 就結束了

我一整個很心虛 但結果很順利 太輕鬆了

然後是我最恨的手榴彈

永遠的未進彈 其實不抱什麼希望

只是一直在調姿勢 好像又有那麼點希望

089 第一次投彈 覺得力道有用出來 身體有轉

一切都對了 臥倒 頭盔緊貼於地

遠處傳來 “24″ 幹~怎麼會~~~

之後就不想提了 反正結果就這樣

想想 對一個從來沒有丟出過數字

而即使丟出數字最後還加上"偏"的人來說

這已經是很大的突破了

我還是這樣地持續的安慰著自己

人只有不斷的安慰自己才能免於自殺

我這是在自保啊

今天簡直是惡夢…

早上打靶 我信心滿滿

之前打都六發全中 好歹也浪費國家三十多顆子彈

一整個超強 而且覺得不會緊張了 那個靶也很清楚

輪到我上場 “左線預備 右線預備 全線預備"

發射! 扣~扣~ 幹 扣不下去~~

班長馬上很緊張的幫我弄 然後連長在後面一直罵

這時我腦中只有一片空白 剩最後五秒鐘

班長遞過來 叫我趕快射 我出槍 複描 扣~~

幹幹幹幹幹~~~~ 扣不下去~~ 又卡彈了 媽的

連長繼續在後面一直罵 班長低聲直說 是 是

“全員起立 取槍 下靶台…"

結束了 一切都結束了 我就這樣得了0分

雖然我知道連長要的是全連的及格率

但對一個很少拿0分的小孩來說

是多麼大的打擊和委屈

怪我嗎 不是啊 是怪班長嗎 也不是啊

要怪誰勒~~

國軍是覺得我之前浪費太多子彈了嗎?

回連上後 我只想躺在床上睡覺

什麼都不想 有種預感 午休不用睡了

果然 吃完飯被抓去公差

該死的器材班 在單戰前40分鐘要去割草

就四個人要準備兩個連的草

好讓大家可以偽裝

那時候一直在想

傳說中最難練的線上遊戲—國軍online

真的是這麼困難嗎 把草送上單戰場

覺得快掛掉了 但這才剛開始

準備鑑測了 趕快裝上刺刀 彈袋

拿黑炭往臉上抹 還要被其他人搶草

“同學 這草是我們的 你去拿那邊的好嗎?"

鄰兵賣力的喊著

有人回"才拿你一根 有什麼了不起"

“同學 這些草都是我們去割回來的

我們裝備都還沒上完 請去拿旁邊的"

鄰兵依然賣力的爭取著

我卻連幫腔的力氣都沒有

測防毒面具九秒很有趣

因為兵器連被盯得滿頭包

使我們有借鏡 不及格的人比他們少好多

而我依然很快速的戴好 完全不受上午事件影響

全程九站 大概跳過了一半

而鐵絲網也只有一二班去爬

其他班躍進前進XD

最後的拱固與整頓也沒測

一切就結束了

只剩下器材班一些繁鎖的公差

我的成績 很無言

連上成績 也不太好

但還是應該比其他連好一些

至少打靶第一名 (傻眼)

幹 我還是0分 幹幹幹

不過 身為英明神勇器材班的一員

是不會屈服這一切的

有些事情 早在週三就決定好囉

我才不會怕的勒 科科

晚上比平常晚了一個半小時離營

在高鐵上 坐在一對外國情侶旁邊

用著怪異口音的英文 不停的互相挑逗

然後亂親 亂摸 不時發出呻呤

我一整個覺得噁心 心想…

他們要是碰到我 我一定會大喊

“why don’t you Make love right now?"

鄰兵只在旁說 “這比你抓的片還好看"

……

到桃園站 想買mos當晚餐 但現金不夠

找到提款機 卻說太久沒刷簿子 不給提

一整個無言 今天是怎樣…

唉…

當兵 很容易因為一點小小的事情而滿足

當兵 很喜歡比較

當兵 很容易因為比較而露出本性

不管如何 這online game玩到現在

終於要升級了 準備離開新手村

往專業訓練學校前進

我再也不要穿迷彩衣了

溼了又乾 乾了又溼

溼了放進內務櫃 拿出來穿還是溼的迷彩衣

我再也不要背單戰報告詞了

我再也不要丟手榴彈了

我再也不要睡在這麼老舊的寢室了

我再也不要吃這邊的伙食了

我要離開這裡 我要南下台南

我要戴上帆船帽(濟公帽?)

我要穿上帥帥的空軍制服

我要繼續練單槓

我要繼續練跑步

我要鍛鍊EQ

繼續累積經驗值

成功嶺 掰掰 台南 我來了~

軍人是一個天秤

每天秤自己與別人的爽塞程度

當太爽時 會發出一聲幹~真爽

當太塞時 也會發出幹 只是頻率跟振幅比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