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眾

做了一場夢

夢到我失去自由 被困在與世隔絕的圍牆中

一牆之隔 一切都離得好遠

我的身體不是我的

我的心總懸在外面

我無法選擇 只能接受

走路就是要前後對正 左右標齊

棉被就是要折出方方角角

手腳就是要擺在固定的位置

說話只能說那幾句

乖乖的排隊洗餐盤 洗澡

什麼時間 做什麼 都規定好了

我 早已不是我

有時候 我告訴自己 這只是一場戲

我只是一個戲子 一切照劇本演就對了

但心情卻容易隨著劇情起伏

於是

我慢慢學會 當一個觀眾

在人群中 看中隊長是如何的不可理喻

看他處理事情是多麼沒有效率

然後在心裡 一笑置之

如果有一天

我可以對這一切都無動於衷

什麼都影響不了我的好心情

我就成功了

這場夢應該要醒了 偏偏才過了五分之一

機器人般的生活 原以為把心放空就撐過了

但龐大的課業壓力 竟讓人不得不燃燒大腦

預士班56小時的課程 預官班只有16小時

一樣的內容 期末一樣的考試標準

時間卻被壓縮得毫無道理

教官口中的"有沒有問題"讓我們問不出問題

“東西都是死的 你們強記就對了"

強記 卻不給我們時間

以為自己準備好了

上砲操作 腦中一片空白 教官在旁叫囂

就只是更大片的空白而已

學了65k2步槍 進化到35快砲

眼看下週就要升級到天兵雷達

拚命強記 拚命背 拚命學

卻怎麼也趕不上教學進度

然後教官酸二句

“你們學歷都這麼高
這麼簡單的東西只要用到十分之一的力氣就夠了吧
快點背"

期末前要學會三種武器

而每一種武器只有不到正常學生三分之一的時間學習

怎麼辦? 我 還是 一笑置之

爸說 在軍中 就是 左耳進右耳出

期末不合格又怎樣 還不是要掛階

被兵瞧不起又如何 有那個主管比操作員更熟機械操作?

大家都是照劇本在演

我盡力配合就是

僅有的一點點週休時光

我撥出幾小時來背這些東西

下次開演時 就看我平順的背出台詞

事情該怎麼做 接下來會怎麼發展

我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其他 就拭目以待

後記

在這場戲裡 我穿著這身戲服十餘日

下週將換回迷彩 於是在此留影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