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排、肉粽、果菜汁

這週過得很快

因為週五是今年最後一個見紅就放的節日

週四離營宣教 拿著這些"加菜"大步離開營區

這個星期發生一些有趣的事

突如其來的隨堂考

兩題申論題 怎麼寫教官就是不滿意

搞不懂 也沒人想懂

這麼認真教學的人 最後得到的回響只是

“送啦~~~終於不用再上他的課了!"

沒辦法 他總是把自己弄得很緊張

然後每個人也被逼著很緊繃

這種感覺 真的不太好受

而週二晚上考準則

題庫難度寫難的都超級簡單

而難度簡單的也還算簡單

難度中等的超級難 是惡搞嗎?

雖說沒80當週就洞八

但10題問答應該很難有人會不及格

吃飯問題 一直沒解決

進餐廳還是有難民爭食的場面

陸軍當打飯班、伙房班 火氣非常大

搶先打菜就是裝一大堆 滿滿的狠意

而空軍上課教室遠 走回來只能吃菜尾

人家吃肉 我們吃魚 也是滿滿的幹意

這樣好歹也維持著恐怖的平靜

就在某日 空軍 陸軍同時進餐廳

場面就不可收拾

唉 回想一下在成功嶺的歡樂時光好嗎

為了吃飯反目成這樣 對嗎?

回家坐小黃的路上

三個陸軍異口同聲的說

“你們空軍真的太超過了!"

我…

其實我也知道你們打飯弄伙房辛苦

而吃魚吃肉 我沒有特別偏好那項

啊…有這麼嚴重嗎?

而中隊長呢 一直被閒沒腦 沒處理能力

這週卻陷入可憐到令人同情的氛圍

我們空軍的迷彩服一直沒來

一直被空軍遺忘的我們

因為中隊長的疲於奔走

使我們有舊迷彩可以穿

就在週一早上全校升旗暨基本教練

我穿上那一套超白超淡的迷彩

(我真的很用心挑的說 大家都說讚!)

總隊長走過來 問我怎麼會穿這麼舊的

我答 因為就這套size合呀 總隊長笑笑離開

之後聽說中隊長被飆了一頓

只能說…我真的是故意的XDDDD

而上課教材不足 教官把中隊長叫過來罵

水龍頭的省水裝置壞了 也被罵

有人走路沒戴小帽 他又被罵

有天晚上 聽他在講自己很認真 很努力

我都快哭了 很多事真的不是他的錯

但軍中 官階低就是該死

很多事情很無奈 不能用死老百姓的心態來看待

所以 我又有新的體認

不當戲子 不能讓心情隨之起伏

也別當觀眾 鄉民是來看熱鬧的

要當個戰地記者 客觀的報導這一切

然後 回到原來的自己

繼續數饅頭 直到卸任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