蛻變(二)

當戰情官的時候 中午不能回去午休

必須在CP裡面當班

每天有很多電話要打 要回報上級裝備狀況 人數等

一開始什麼都不懂 自己也很認命的乖乖在CP待著

不管戰情官輪值表輪到誰 都是我當

而楊排被派去支援一個很塞的業務-作訓

這種每天五點起床 中午沒有午休

而且連長長得很恐怖又喜歡電人的精神壓力

使得我的體力不斷變差

吃飯沒辦法好好吃 因為要有人在CP

所以我跟楊排只能一個人先吃飯 再換另一人

真的沒辦法好好坐下來吃個盡興

晚上想早點睡 李排(志願役排長)說

他沒睡 我們不能睡

這話不知是轉述連長的話還是他本人的意思

反正一點也不重要 重點就是沒辦法好好的睡

李排有時候會拗我們幫他做事

楊排會跟我小抱怨一下 但我還是很陽光的相信

李排對我們真的不錯 幫他點忙我也很樂意

晚上十一點 我洗好澡上床就睡

在睡著前聽到有人喊 太誇張了居然這麼早睡!

我覺得很難過 但除了裝睡也只能裝睡

睡眠品質一直都不太好

有天晚上終於睡沉了 卻在半夜12點多的時候

被連長在床邊親自叫起床

要我去監督一個事情沒做完的班長

我當下被驚嚇 整個人很傻眼 但還是跳下床

去看那個班長 然後搞不懂 這到底關我什麼事?

在一切看似很慘的情況下

解戰了 我們終於解戰了

在我們這樣的部隊 一個月裡有二十天必須五點起床

而且越到夏天 起床的時間要越早

但遇到解戰時 就可以睡到六點

入伍半年來 第一次覺得多睡一小時竟是那麼的幸福!

漸漸的 我跟CP的通信班弟兄混比較熟

而每天被拗當戰情官的我

也因此可以跟班長請教一些連上的狀況

雖然說 堂堂一個排長被資深班長拗

就職務上來說好像說不過去

但學長學弟制的軍隊文化卻又讓這一切變得合理

我只能告訴自己 沒關係 不懂多學 被拗也是在學習

不過因為我的低調與不計較

也相對換來與班長們還不錯的關係

接著遇到春節 我留守到初二

除夕開始到初二的這三天 才稍稍覺得連上有歡樂

中間有經歷被老兵拗 來這麼久都沒請客

當下我是覺得不太高興 總覺得自己為什麼要這麼低賤

跟我談錢 真的是太瞧不起我了

難道不知道

我在成功嶺跟砲校受訓 都是週週高鐵往返的嗎

嗯 他們的確不知道

我現在學會搭飛機了 以後應該都會是飛機往返了

幾灌飲料 我會請不起嗎?

我要真的想請你 絕對不會是那種販賣機的便宜貨

主動跟我要請客 真他馬的羞辱人 操

不管如何 我到部18天終於第一次放假了

初三至初七的五天 感觸很多 但一切都還ok

沒想到回營之後 竟還有更意想不到的事發生……….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