蛻變(五)

記得有一次跟電官聊天

他說他三月初就要調走 所以可以不避諱的跟我聊

他說 我是義務役的 要知道自己的權益

連上有很多事都是不合理且不合規定的

自己的權益要自己去爭取 不要被人吃死死的

去年也有義務役預官 被壓搾得很慘

後來打過電話之後 情況改善很多….

於是那天晚上 我整個暴走到極限

跑去跟電官說 連長威脅我半夜會叫我起床

而且叫我去做不光明的事

怒到極點 於是揚言 如果真的來叫我起床

這通電話一定會一路暢通到國防部去

那晚十點 我跟連長報完簿冊的狀況後

就直接在床上躺平 等他來叫我起床!!!

其他經過房門的人都說 哇賽 排a這麼早睡

我就硬是躺在床上 但你知道的

人在暴走狀態是沒有辦法好好入睡的

於是我清醒到早上…一整晚都在想我的復仇計劃!

可惜的是他沒有真的來叫我起床

但poa(輔導長)收假回來 我還是問一下他的意見

雖然我知道如果問了 這事大概就會被壓下來

poa聽到之後很緊張 要我千萬別急著打電話

他希望能跟我好好談一談之後再說

我順便跟poa講 我爸說我在軍中每天只睡五小時

我爸覺得這樣很不合理 希望能改善這種狀況

請poa自己跟我爸談

其實我知道poa對我很好 這些鳥事對他來說很麻煩

但是如果直接打1985(國防部免費申訴電話)

對poa其實更傷 所以真的沒辦法

當天早上 我剛好要進行合格鑑測

就是所有排長到部二個月內必須要測過雷達操

我很不明白為什麼要這樣 那我在砲校拿的那張紙又算什麼

反正無所謂 上次測沒過 這次只會更差

在去測驗之前 連長突然跑到CP來問我

是不是最近睡不好? 我很訝異他怎麼會知道

我的確是連著幾天都很清醒 睡眠狀況很差

會暴走這絕對是原因之一

但到底是誰跟他通風報信的?

我隨便用爛理由混過去 就去外面跳操

跳到一半接到通知poa要我回電給他

衝回cp電話一接 第一句就是蛇有在旁邊嗎

我一看 他的臉色不太好看 坐在cp裡批簿冊

當班的通信兵站在一旁

對著話筒說 有 他就在旁邊

poa說 那算了 我下次會當面跟你聊早上的事

掛斷之後 我回到砲場等著跳操

輪到我時 直接跟鑑測官說 我不會

他說你多少跳一點嘛 副營長在旁邊看

我跳了一半 他說怎麼看起來像沒跳過

換下一個進度 我說我就只會這個而已 其他都不會了

呃… 好吧 下來換人

我們這批預官就只有三連那個準備下基地的超強過關了

其他人都撐沒幾秒鐘下場

然後副營長看不過去坐到雷達車上看最後一個楊排跳

說你怎麼都不會 是不是想這樣混到退伍

我心想 如果是我坐在上面 那我就會當場把所有事情爆出來

本人的暴走狀態從前晚持續到現在沒有退

楊排只是平平的答 因為我們到連上來要做很多業務

真的沒有時間去跳操 副營長聽了沒多說什麼

就自行騎車離開了 我想他大概很清楚

中午結束鑑測 回到CP 當班的通信兵跟我說

剛連長接到一通電話…….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