蛻變(六)

營長打來的

聽說你們連上有人要申訴你?

只見連長忙著說

沒有啦 學長 我已經安撫他了啦

可能是剛收假還不適應部隊的作息

我看他現在還在呼呼大睡吧

聽到CP弟兄引述這段話

我真的是從錯愕變成大暴走

為什麼消息會傳這麼快

大家說是我打了電話

但我沒有啊 會不會是你爸打的啊

我根本還來不及跟我爸講 手機還在充電勒

難道是poa? 不可能啊 他都希望把事壓下來

怎麼會自己去爆出來

而且 呼呼大睡 操他媽的呼呼大睡

我在砲場上跳操 你是眼睛瞎了嗎

喔 因為你的品種不是眼鏡蛇的關係嗎

靠北喔掯 說謊也說得太誇張了

怎麼會有這種讓人壓惡的嘴臉

我光想到那個畫面就感到噁心

其他幹部怕我尷尬 讓我留在CP 不要跟蛇一起吃飯

poa說下午跟我聊一下

那個中午我什麼都沒有吃

盤算著 既然事情爆了 那就給他死吧

如果那件不光明的事爆出來 我可能脫不了責任

但某人20年終身俸的美夢必然夢碎

在玉石俱焚之前

還是打通電話給老爸

我這個人從小到大都沒有主動拜託過爸爸

事情能自己處理都盡量不麻煩到家人

但這次是有必要請出爸爸來

長達四十分鐘的電話

我把所有要控訴的內容講給爸聽

爸以一個三十年前的預官身份告訴我

不光明事件 我很有可能被設計了

從頭到尾連長都不親自跟我談

事情的主導者一直都是班長

而班長要排長做事 排長大可不聽

出了事 請問責任是排長擔還是班長?

哇靠 我聽了一整個無言 黑暗能量放到最大

我說 真要爆出來看誰死得快

但爸要我hold住 他覺得其他的事情其次

只要能讓我作息正常 每天睡五小時太不合理

作息正常 其他事情都可以先hold住

下午poa出現 跟我講了一整個下午

真的是一整個下午 把我所有不爽的事一次講出來

然後長字輩的幹部每個都來跟我聊

除了蛇

poa跟我爸說 軍中沒有明定應該幾點睡覺

但只要我覺得累了 就直接去睡

真的被叫起來 就跟poa反應 他一定會往營級報

而晚上poa去找蛇pk

蛇說 半夜叫二點起床的人不是我 是大飛班

但我覺得這種說詞根本就是狗屎

他說那句話時看著我的眼神還歷歷在目

而不光明事件他本身覺得沒什麼

所以沒明說 如果出事了不會叫我擔

嗯 你覺得沒什麼 如果爆出來

大概連長這職位直接被拔掉而已

沒關係 我先hold住

還有其他跟poa閒聊覺得對幹部太兇的事情

poa都跑去跟連長講 搞得我很囧

連長跟poa說 我還有什麼屁事不爽都講出來

他一次解釋清楚

對poa我只有說 你這樣大小事通通講 搞得我很無言

晚點名時

poa又當著所有幹部的面說

大家以後有事要講出來 向曾排這樣透過poa講出來就很好

不要向趙班直接打電話申訴

我真他媽的當場被表 臉上不知道該擺什麼表情

現在大家都知道了 以後這連上還怎麼混

是還要怎麼混….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