蛻變(四)

就在某一天早上 我如往常的向修管室回報裝備狀況

對方一開口就說 你們早上不是已經報過一筆維修了嗎

我說沒有啊 我現在是第一次打這電話

他批 你不是戰情官嗎 答是啊

那為什麼讓不相干的人打電話來報狀況

我說我不清楚呀 那你跟我說是誰打的

他嗆 現在是怪我囉 是我的錯囉

(心裡想 操他媽的)

我答 沒有啊 我只是想問清楚是多那一筆維修

他說 你們23號雷達啊…

我說 等等 我們這裡只有七號跟八號雷達 沒有23號

他…. 你們不是x連嗎 答是啊

不是xxx營嗎 我答 不是 我們是xxx營

然後他說 搞錯了 掰掰

我一整個被罵得莫名奇妙

而且他不過是個下士 我是少尉

為什麼我當個少尉會當成這樣

事後連士長聽說了 幫我打電話去罵一頓

然後在偶然間跟電官聊到這事

電官也打電話去再飆一頓 我想他的日子應該不太好過

不過對於國家賦予我的階級 卻被我活活糟蹋的這件事

我還是耿耿於懷….

二月四日 中午餐桌上有件事正稍稍進行

當時我快速的吃完飯回到CP當班

下午一點半一個班長說等下跟他去外面辦事

那不是件光明的事 屬機密的一部分

打算利用我的專業去完成任務

電官在我臨走前 提醒我最好是不要做

直接說不會就算了

但我還是本著良心 如果我會的話還是幫點忙

這件事情從頭到尾 連長都沒有跟我明說

都是透過班長來傳達 當時只覺得有一點怪

下午外出時 連長特別交待穿便服出去

以免引人耳目

事情處理完 已經晚上七點半

我自己是覺得小有成就感 但總覺得有點怪怪的

回到連上換完裝 快速進入會議室參與開到一半的幹部會議

把那個不光明的完成物交給連長

他一句話不吭 總覺得不是滋味

坐下來沒幾分鐘

他就說 要我晚上十點前 把所有資訊簿冊陳列在桌上

並且要詳實交代每一本所遇到的問題

如果他半夜兩點突然想到有不健全之處

那就半夜兩點叫我起床!!!

我當下非常的憤怒

這到底關我什麼事 即使我是幫忙資訊業務

這簿冊的成敗也不該歸在我身上

但還是壓著脾氣 靜靜的聽會議進行

連上有百分之七十的業務都落在兩個班長身上

連長就狂電那兩個人 我看得很不爽

要嘛口氣好一點 每講完一件事就問人家

什麼時候可以完成 稍微遲疑一下

就說 明天下午 馬的時間訂這麼短叫人家怎麼做

之後又跟大飛班講 我知道你作訓兼通信

一定很多事忙不過來 CP裡面不是有兩個志願役士兵嗎

不會叫他們做嗎 還有值夜班的閒著沒事做

不會叫他們做嗎

我越聽是越不爽 他有沒有試過值大夜的感覺

志願役的就不是人嗎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我的怒氣越來越大

叫我十點之前弄完 但已經八點四十分了還沒結束

楊排去營部處理事情完也趕進來開會

看到我的表情變得很難看

試想 一個永遠嘴角上揚的人

會讓人看出不爽的感覺 那是要多大的怒氣才能達成

會議結束九點整 我只剩一個小時去弄那20本簿冊

衝到CP去 我一本一本的點 在筆記本上紀錄缺失

然後叫通信兵幫我搬簿冊去會議室

那時 我已經呈現暴走狀態

長久以來累積的能量 即將爆發………..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