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

「你不要讓我覺得一副來質問我的樣子!」

「我只是想問清楚原因,為什麼取消全連的路程假?」

「合格鑑測必須用你自己的假來考!」

「我要看相關人事法規。」

「我只知道我是義務役的,國家給我一年多少天假就是多少天。」

「那麼我身為你的連長 有權取消你的路程假。」

「在你通過所有的鑑測之前,將一律放洞八假!」

在那些事情過後

我跟連長的關係並沒有變得比較好

背值星的那幾天 我壓力大得喘不過氣

沒什麼怨言 因那本是我該學會的

楊排說 我很厲害 總是記得這麼多事的小細節

就連對話都記得一清二楚

我想 就因為我是一個小小部落客

必須時時記得生活中的點滴 才能詳實記錄在網誌上

但記得這些鳥事 的確只是讓自己更難過罷了

所以我打算選擇性記憶一些美好的事物

雖然背值星被一堆人電

但當弟兄私底下幫我打氣並表明挺我時

那種感動無法言喻

雖然連長在的時候 整個連上的氣氛差到極點

怒氣怨氣隨著官階一層一層往下壓

但是 連長總有放假的時候

下午可以盡情的換裝做運動

伏地挺身一下二上

每人說出新年願望後起立

大家不約而同大喊 「換連長!!!」

跑步用自己的步調

從基地的山坡上向遠方眺望

看夕陽 看白雲 看飛機起落

晚上藉機請公假去市區散心 買宵夜

到山頂上看台東市夜景 吹晚風

不可少的大罵連長

當兵…也有輕鬆的時刻

回家跟媽咪聊天 被當頭棒喝

她說 我太看重軍中的一切了

高中擔心物理被當 大學擔心專題出包 研究所擔心論文過不了

現在又為了軍中鳥事跟他們認真 值得嗎?

如果我可以跟那個要整我的副連長處得很好

為什麼沒有辦法收服連長 而總是跟他對著幹呢

是道行不夠 還是我不夠圓融?

再過幾天 就要破百了 軍中的一切真的那麼重要嗎?

哈…

哈…

哈…

一笑置之吧

以後還是多記點快樂的事在網誌

至於那些鳥事就留給我的成功筆記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