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期不待,是否就失落不再?

我在台東市的一切,都從新生路的麥當勞開始!

結東七天長假 帶著調整好的心情回到部隊

2月19日 本人我被任命擔任明晨重大操演的戰情官

24小時在連指揮所待命 遇狀況立即回報

於是我渡過了一個無盡疲勞的夜晚

清晨全副武裝坐鎮CP 連長在旁邊

手拿話筒守聽 大概二小時沒放下來

話筒的另一端是AAOC 在那的是副營長

發現敵機 追瞄 捕獲 射擊 擊落回報

時間分秒必爭 一切都那麼緊迫

然後我被連長擺了一道…

「連長 請問我現在立即回報射擊在49分,可以嗎?」

「嗯 跟AAOC報吧」

「山妖 你們在報什麼 叫你們洞妖聽電話!」

話筒遞給連長…

「喂 學長 是 是 可能是戰情官沒搞清楚狀況 亂報吧!」

客倌 你說說看 這樣對嗎?

我淋上甜甜的密汁 切下一塊鬆餅放入口中

豬肉片味道很重 下次決定不要加點這個

想想吃完早餐後 要去那?

還是到我最熟悉的正氣路與中華路交界

新的一天才正要開始

任務剛結束 補休到12點起來吃飯

但我放棄吃午餐的福利 一路睡到一點半

午後的陽光撒進我的床沿

回想這24小時

所有戰情官會碰到的狀況都集中在此

我想 這個技能應該是點到頂天了吧

我的死騎也頂天了

坐在網咖 登入魔獸 在10秒內按下離開遊戲

有種空虛感 覺得看不到這個角色的未來

要變強要投入很多時間跟成本

但我是軍人 辦不到!

同樣的 我在想著破百之後的未來

是否能讓我跟羊排接下來的日子好過一點

慶祝任務的順利完成 與 連上一分為二的到來

那晚舉辦了烤肉大會 同時還有卡拉OK

你應該覺得我會從頭到尾拿著麥克風吧?

完全相反 我待在CP 沒有出來烤 也沒出來唱

就跟幾個當班的人聊天 改著莒作簿

自顧自的哼著 偶爾站在窗邊看大伙歡樂的模樣

嗯 我還是不喜歡在人太多的場合

當下 我才發現 原來我還是我 並沒有被完全的洗腦

那天晚上有點像是道別會

因為有一半的人明天即將要到另一個駐點去

近三個月後才會回來

但我卻覺得 好像我明天就要退伍了

這樣的氣氛 歡樂中有那麼一點感傷

連長把我叫過去聊了幾句

誇說我跟楊排很不錯

連士長說 要記得我是軍官 而不要想著是義務役

但在我看來 這兩者並不衝突

whatever 這個場面 在其他人的眼裡是一個局

而這軍人的文化就跟官場或商場是差不多

對我這過客來說 隨便你們怎麼講 自由去操弄吧

時間到 我就離開了

走出網咖 漫無目的的走著

不知道午餐要吃什麼 無意間晃進一家牛排店

好吧 一個人的牛排餐 有沙拉 甜點 濃湯 飲料

該有的都有了 差別只在於 是一次送上來

而實在不怎麼好吃 只能拿起桌上的"紅牌"醬

試著讓它變好吃一點…

吃完烤肉 偷偷喝了幾杯 微薰得有點high

然後背上了"紅帶子"

哇靠 不是吧 我連講了三次 為什麼!?

因為值星官明天要去排部了 所以就換我背

連長開會時又說 以後值星官都是軍官背

又是一場勾心鬥角之後的結果

嗯 覺得之前的努力都沒用了 雖然明知躲不掉

但背上去還是….. 唉

隔天開始 連上人少了一半 再扣掉放假的 差勤的

唱軍歌只有四個阿兵哥在踏步XDDD

連上能電我的也少了一半 值星好像沒那麼累

人變少了 很多事情就可以一目了然

什麼人 什麼時間 什麼地點 該做什麼事 清清楚楚

連上人員的調渡 任務的分配 明確劃分

每個人的個性特質 是認真還是只想打混 都一清二楚

突然有一種開竅的感覺 好像什麼事都懂了

「曾排 值星官能做到這樣 雖然沒有100分

但也沒什麼可以挑剔了 就差防空武器的操作了吧」

不知道他這句話是不是話中有話 或是某種操弄

但至少對我來說 有那麼一點意義存在

在開會時 連長又有意無意的誇獎我跟楊排

雖然讓我們覺得可疑 但是否表示目前的日子還過得去?

算算我再背三次值星就可以退伍了

這樣子算 好像日子真的過很快

不過完整的背完七天 真的非常非常的累…..

走出牛排館 火速到旅館check in 累得我只想睡覺

收到一則簡訊 高原傳來的 哲君入伍前的歡送會..

我只想喊"damn it" 我完完全全忘記了= =+

但本來就沒辦法回去

原本預劃的假期從3/29~4/2

因為4/1、4/2的任務 從3/31開始連續管休三天

五天假變兩天

“怎麼了 你累了 說好的 長假呢"

說好要去台北看我家的狗

說好要跟她見面

說好的歡送會 全都沒了…

有人說 不如跟連長說那2天也取消好了

我懶得講了 而且背完整整七天的值星

真的要休息一下

四月份的預休表出爐 更傻眼

我放完這兩天 要再撐到18號才放假 會不會太久

雖然還未確定 但我還是去跟連長小聊一下

我可以接受放二天假 但最好別讓我撐太久

因為我的心理狀態會不平衡 然後失控

連長聽了覺得很棒 這樣他可以更彈性排我的假

我也無所謂了 怎麼排都無所謂了

漸漸無慾無求 不期不待 取消所有的約會

一兩個月不回家 fine

在台東 我也可以過得很快樂

不如以後都放我週休吧

或許 四、五月讓我少放一點 到六月再讓我好好規劃未來

隨便你啦 要怎麼排都可以

看到高原blog的全新版面

勾起我非常多的回憶

大約一年前的這個時候

我在那個網站上認識了一個女孩

一年後的今天 我們還有在聯絡

只是從來沒有見過面

有天坐在CP問著國軒 台北有沒有好吃的餐廳

「二個人嗎? 是跟女生嗎? 吃完飯後呢?」

呃…我竟然有點不好意思 然後講不下去

明明什麼事都沒有 或許是塵封太久了

我的心竟單純得像個青澀的少年

下午躺在床上看著電視 傭懶的放空

對我來說 休假能這樣已經很滿足了

國軒收假前來找我吃飯 聊了一下很開心

軍旅生涯還交到不錯的朋友

晚上去逛家樂福 又遇到大飛出來外購

覺得他們排部真的過太爽

為找工作準備的書完全無心去碰

跑去買了兩本書

一本是 a complaint free world

另一本是攻心說話學

嗯 你或許猜得到我最近心境的走向…

回到旅館洗個澡 想著該打電話跟她說取消的事

還是到網咖堵她是否上線

羞澀的少年要到了電話卻遲遲不敢打

這明明沒什麼 不是嗎?

最後msn的那頭說沒關係 她在忙 下次聊

我還是沒變 當了一年兵 將近尾聲 我還是我

最後的90天 我懶得想也沒時間想未來的事

只想著能好好的渡過這些日子

對軍中的任何事情 從不滿 正視 熱情 失落 到 平靜

我以為我可以運用1985 申訴軍中一切不平之事

但整個體系都錯了 申訴也無濟於事

我以為我可以運用自己所求 改善工作流程及效率

但現員對新知識的抗拒及不領情 讓我看淡

離開網咖 已是半夜一點多

到全家買了微波義大利麵跟一罐啤酒

無意識的拿著遙控器亂轉

喝著啤酒 享受這寧靜的台東之夜

無所謂了 就這樣繼續下去吧 我剩三個月了

你們就這樣繼續爛下去吧 我太渺小了 嗝~

生命會自己找到出口的

我期待自由的那天 迎接我的新世界

至於其他一切的一切 隨風去吧~

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