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野

在軍中六天能寫出什麼樣的心得?

我當了排部的主官 而且一當就是六天!

甘拿送娘~~~

##ReadMore##

因為即將到來的重大任務

所以自願役幹部全都到連部去被蛇纏身

在排部的我 除了身體上的爽之外

心靈更是舒服 更有一種待退老兵的感覺

一整個事不關己啊~~~~

這六天裡 幾乎每天晚上都有宵夜吃

有的是班長拗班長的結果

有的是外購

有的是我出錢請大家

其間經歷過三次停電熱到發瘋

其餘時間是吹冷氣冷到受不了

還有蛇王晚上打電話來叫我集合弟兄做各種準備

以因應隔天長官的視察

然後在我掛下電話之時

下令幹部外散 開放外購 所有人自由活動!

心臟那麼小顆怎麼做大事?!

結果隔天心臟更小的蛇親自到排部來迎接長官= =+

還好我沒照他的話做 神經…

再來是萬眾期待的退伍座談

我要去見兩顆星的高官

很多人把希望放在我身上 希望一爆成名 把蛇王殺死

原本 我也是打算有一番作為 但…

會議結束 支字未提 沉默離席

視野…

副連曾說 誰叫你這麼笨要考預官 當個兵不是很輕鬆嗎?

但現在想想 當個預官 其實不錯!

我曾經是個連二兵都不如的入伍生

那時體能被操很兇 腦袋放很空 吃飯 睡覺

覺得班長很厲害 連長是偶像 營長根本就是神!

我也當過二兵 在砲校帶過隊 擁有一點點發號司令的機會

那時覺得中隊長(相當於連長)能力很差 三顆炮都不放在眼裡

下了部隊當排長 視野更高了

我看到下士跟二兵差不多

中士上士是部隊的中流柢柱

士官長部分吃飽喝足等退伍

排長以上的幹部 官校出來的臭觀念很重

非官校出來的 比我們預官還更沒觀念

事情做很多 但脾氣也會出在底下的人身上

連長是靈魂人物 他的好壞決定整個連的爽度

可惜… 本連…有很多人想打申訴電話

也有很多人在莒作寫得很白 “爬蟲類" “你會有報應的!"

在去見兩顆星之前 我也想為民除害

雖然蛇給我的福利非常大 但看到他對其他人總讓我看不過去

只是在座談中 聽到其他人的問題 才明白

一切都是"視野"的問題

座談的前一晚 許多好久不見的同梯不約而同住進同一家旅舍

那晚大家聊得很high 每個人看到我的第一句話都是

“為什麼你還能活到現在!!!"

大家看過我"蛻變"系列的文章 所以有此反應

只是我現在過得比大多數的人都爽

至少我不用下基地 我很少在背值星

我不用背太多砲操專業 我跟三長都處得很好

雖然本連的最近被高官盯上 動不動就跑來視察

但與我並沒有直接相關 我還是過得很快樂

人很容易自怨自艾 但當來自全台各地的同梯聚在一起

才發現自己其實很幸福

繞了那麼一大圈 我想說的是

當你覺得這個部隊離家又遠 作息放假極度不正常

規定一堆 視導很多 再遇到蛇王很機車時

真的滿肚子怨言 超級委屈

卻聽到別的單位的人 向兩顆星請願

更新他們連上的住宿品質

人力裝備的吃緊

會覺得我們只看見自己的不爽

卻從未注意自己爽的部分

最高級的宿舍 裝備比人少

人力也沒別人吃緊

那我還有什麼資格發言

當有人直接說部隊裡都在做假資料

任務太多 內部管教問題時

兩顆星一聽就懂也表明會解決

只是解決的手段會不會反而更加重部隊的負擔

就跟教改一樣…

那我還能說什麼呢

除非我有蛇王私生活不檢點的證據

不過這種東西拿給水果日報應該更有趣= =

聽到最後 為了部隊好

還是什麼都別說了吧

人的視野提升了 想法也會有所不同

所以我還是不會後悔選擇預官

因為各種位置我都到過了

即使是兩顆星的高度 我也站上他的肩眺望了兩小時

這樣就夠了吧

這幾天 過得很受寵若驚

好像沒有一次生日 過得像這次一樣精彩

巧的是 今年我要過三次生日 所以 嘿嘿~

講了非常多的話 也聽了很多

聽到後來 總覺得 愛情 是件很複雜的事

會覺得 一直到現在都沒戀愛經驗的人

或許少了些什麼 但卻也是幸福的人

因為閃光的背後必定有不為人知的黑暗

越來越喜歡大狗 抱著她很溫暖 給我滿滿的慰藉

想她的時候就抱她 有其他事要做 她乖乖的睡在旁邊

你會不自覺的看著她睡覺的模樣 然後自顧自的傻笑

她會不自覺的看著你手中的食物 然後自顧自的流口水

你可以找她一起睡 只是她只能睡地上 還有打呼超大聲

你得花一個小時幫她洗澡 她得花八個小時在家等你下班

只可惜她沒辦法跟我有很多話聊 而且體重比我重

不然有什麼理由不追她呢?

愛情的世界太複雜了 還是大狗最好了!

會有這種想法 會不會也是視野所引起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