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那兩個字而已嗎

其實在軍中待了那麼久

什麼事我最看不慣?

一直到最後 我要申訴的不是蛇王

而是一些很機車的班長

到最後我三番兩次的直接打電話給營長

還被某連連長打電話來吵架

甚至我還得寫三大張清清楚楚的經過報告交代佐證的人事物

為的是什麼?

我不會因為一堆莫名奇妙的任務去投訴

也不會因為做了一大堆假資料去申訴

但是我無法容忍的是 大家把黑暗勢力交互發洩

位階越低的越可憐 人家為什麼平白無故受你鳥氣

重點有的仗著是自願役就欺負義務役的更可惡

剛才有個同梯的預士丟msn來說 他申訴了一個人

我聽了真的只有大笑而已

這個仁兄 我不知道有多少次想用各種手段找他麻煩

但最後我都當作在練修養 想一想又算了

反正是自己連上的 而且本性也不壞 就是嘴賤

沒想到 最後還是有人爆了

真的應驗我媽說的

壞人自然會有人去收他

或許他最後一支申戒而已 不痛不癢

但如果繼續嘴賤下去 難保還有千千萬萬個預官預士啊 孩子們~~~

人與人相處 沒有誰該平白無故受人鳥事 情緒管理太差

國軍永遠不會進步 就因為情緒管理太差

我真的覺得我不是聖人

但對於這個東西卻是碰不得的地雷

我要的 不就那兩個字而已嗎?

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