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地記者

我天生就是戰地記者 發生事件每個人說的話 表情 我都可以生動還原現場 但經過這麼多年 我也知道 每講出來一次 只是讓自己再回到那個時間點 再傷一次 所以會選擇寫成日記 而日記寫完的當下或許舒坦了 但日後又被迫再回到過去 不如不寫